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2007-01-08 22:46: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冬,盗贼活动猖獗,村中数家被盗。
    李大偏居村外,三间瓦房无墙无院,深觉不安全,就买来砖石,请来工匠,垒起了丈高院墙。又定做铁门两扇,上有钢质插销,双保险铜锁,坚固异常。
    李大这才踏实,入夜方能睡稳。一夜,两夜,三夜,到第四夜李大被北风惊醒,起床察看,见铁门闩着,清点院内锄耙鸡鸭等物都在,才又上床。老婆被冰醒,十分生气,埋怨说:“有院墙哩,你还穷折腾个啥?”李大说:“臭婆娘知个啥,现在贼精着呢,专偷有院墙就大意的主儿,不得不防。”连着几晚李大半夜总要起床一到两次,弄得老婆直骂他是神经病,李大见院里东西从没丢过,也暗道惭愧,就不再起来了。
    一天晚上有贼光顾,李大听声辨形,想起来看看,老婆不让,以离婚相威胁,只好做罢。次晨发现鸡鸭被偷走不少,老婆放声大哭,李大巨手做扇脸状,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哭顶屁用,好在大年初一贴对子――还不算太晚!”李大把一些玻璃瓶子打碎插在墙头上,尖得跟狼牙一般,院墙就有了几分军事基地的模样。
    转眼到了雨季,因为属急就章工程,根基不牢,院墙下陷倒塌二米,猪狗可以自由进出。李大大惊失色,无奈正赶着连阴雨,无法修补,一家三口只好夜里轮流值班防贼。老婆因为上次理亏,不好说什么,儿子却一脸被压迫被剥削的表情,还怪老子小气,认为贼当贼本是生活窘迫所致,并非打骨子里喜欢当贼。这点穷家薄业由着他偷去,全当捐给扶贫办、民政局和希望工程得了。
    有心盼贼贼不来。倒是夜寒雨凉,一家三口在值班中都得了重感冒,吃药打针,卧床输液,都成了过河的泥菩萨,无暇顾及院墙缺口。等到病好,三人一齐检查物品,却没有丢失一草一木。晚上,李大习惯性地闩门,儿子在一边说:“墙塌了,闩门就象脱裤子放屁,让人耻笑。”李大骂:“你不脱裤子净放臭屁。”却听从了。当晚,李家大院没有上门,而且敞开一大一小两个口子,跟有意引诱盗贼似的。
    贼人果然意志薄弱。夜里竟有两贼不约而至,但都不敢进入院子。两贼打一照面,发现极熟,就结为同盟,一起商议道:“虚实不清,不能随便下手。”两贼最终扯乎。
    过两天,院墙修好,李大晚上就又锁着门睡觉,夜里动静再大,一家三口也不起来了。如果哪一夜忘记了上门,也不去管了。于是李大饭也吃着香了,觉也睡得踏实了,这几年来一直没被偷过。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