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闲话金庸8—雪山飞狐:耳听为实眼见为虚  

2012-12-12 09:49:14|  分类: 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山飞狐》是一部很特殊的小说,特殊有两点:一是从内容上说,主人公是一个从未出场的人物---胡一刀。二是从写法上说,采用的是戏剧的结构。

金庸因为当过编剧的缘故,爱用戏剧结构小说,他自己就说:《射雕英雄传》有“密室疗伤”一节,是用戏剧的手法写的。把不同的人物放在同一个场景中,集中推动情节的发展。而《雪山飞狐》又不相同,不但是同一场景,而且是同一时间,更不同的是,用得是讲故事的方式。如果说《射雕》是“眼见”的话,《雪山》则是“耳听”。

这一写法,颠覆了一个俗语: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在这里,变成了耳听为实眼见为虚。

在小说中,讲了两个故事,一个胡一刀的故事,一个是田归农的故事。共有两帮人在一起讲述,一帮是阎基、平阿四、苗若兰,一帮是天龙帮诸人和陶子安父子。但是,不管哪一帮,每个人的讲述互相印证,让读者理清故事的真实度,从而坚信不移。

读者对讲故事的人是有取舍的,原因是作者事先确定了每个人的诚信度,诚信度高的人,如平阿四、苗若兰、陶子安父子,故事的可信度自然就高。诚信度低的人,如阎基等人,所讲的故事只能作为补充了。

与此相反,亲眼所见的情形却虚假起来,最典型的莫过于胡斐与苗若兰同卧一床的场景,本身清清白白,可是苗人凤却只相信自己的眼睛,造成了不可开交的误会。真是眼见为虚了。

耳听为实眼见为虚,是情节为重的小说常用的手法。耳听为实,可以极省笔墨地推进情节,而且作者对事件和人物的评价,可以通过讲述人之口,委婉地表达出来。眼见为虚,是误会法,制造矛盾冲突,推动情节的反转,达到意想不到的戏剧效果。

老到的金庸擅长此道,常用这种方法结构故事。对这一点,痞子王朔说:“(金庸小说中的人物)永远是见面就打架,一句话能说清楚的偏不说清楚,而且谁也干不掉谁,一到要出人命的时候,就从天下掉下来 一个挡横儿的,全部人物都有一些胡乱的深仇大 恨,整个故事情节就靠这个推动着。这有什么新鲜的?中国那些旧小说,不论是演义还是色情,都是这个路数,说到底就是个因果报应。”

王朔作为流氓作家,构筑情节多玩智商。有道是: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有文化的流氓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似乎世界全在掌握之中。其实,痞子小说之外,还有许多小说。这些小说的写法都一样,就是耳听为实眼见为虚。

因为说到底,小说都是虚构的。小说家要通过讲述,让读者进入情节,把一个鳖编的故事当成真实的事情,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与主人公一起或哭或笑或喜或怒或生或死,一直到遥远的精神家园清醒或者醉倒。

和《天方夜潭》一样,《雪山飞狐》故事套故事,玩的就是这个路数。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