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你的会发现能思考的眼睛——徕卡摄影艺术作品赏析  

2012-04-13 19:26:21|  分类: 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找到一个好题目才能开始

写下这个题目,我才长出一口气。想写卡师,由来已久。多次提笔又搁笔,苦于水平所限,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题目。这次借岸风四月活动,终于找到了一个相对满意的切入点。

与卡师在网上相遇,极其偶然。大概在09年吧,有人带动我学摄影,买了一个数码机,也不知道怎么弄。就到和讯找老师,一寻之下,徕卡视觉进入我的视觉。看到名字,第一感觉是错不了,徕卡是相机中的极品,经典中的经典。能取敢取这个名字的,绝不是等闲之辈。待看了作品后,觉得赚了,超出了我的想象,绝对是大师级水平。我复制了一大堆作品让家人评判,都说好,并鼓励我与卡师看齐。当时我是雄心勃勃的,大有“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豪迈。后来才知道很虚妄,有些高度你只能接近,而不可能达到。硬件不硬,软件很软,一个数码机就想上国家地理杂志,一个艺术修养极低的我,也不可能有大的创造。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但这不影响我对卡师的仰慕,每隔一段时间,到他那里逗留一阵,成为我的习惯。他那个百花园,实在太美了,让人流连其间,乐不思蜀,如幻如仙。

回到正题。《你的会发现能思考的眼睛》这个题目,表达了我对卡师的几个粗浅的理解。一是眼睛。取卡师主标题为“徕卡视觉”之意,视觉就是“眼睛”,是摄影师的标志,镜头不过是眼睛的延伸和定格。二是会发现能思考。“会发现”好理解,摄影师的任务就是要去发现,可要做到会发现,非卡师此等水平不可。“能思考”可能引起疑义,其实也好理解。对摄影师来说,镜头就是大脑,图片就是思考,思考就在一张张画面中。三是“你”。我借用了卡师最爱用的第二人称方式,他总是把世界当做自己的诉说对象,用一个“你”字表达自己的情绪,不仅感情真挚浓烈,而且拉近了与表现对象之间的距离,找到了一个适合自己的最佳表达方式。

 

二 、好风景总在天地的尽头

行者无彊,常作心灵的远行。卡师先是一个行走的人,后是一个杰出的摄影家。行走,是他进入世界的方式,是他顺应心灵呼唤的姿态。外面的世界很精彩,远方的风景最美丽。卡师说过,他总想寻找陌生,发现陌生,表达陌生。陌生是摄影艺术的灵魂,而最大的陌生,永远在天地的尽头。

卡师的作品,分为几个系列。最重要最用心的非“滇藏”系列莫属,这也是给我最大震撼的系列。在卡师的“眼睛”中,滇藏是一个仙女,那样纯洁,那样美好,是灵魂的家乡和艺术的伊甸园。首先是雪山圣峰。雪山圣峰佳作很多,我最爱这一幅。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相比来说,它对风景的刻画不如另外一些,但是这里面有人物,有情感,在泥泞的雪路上跪拜朝圣的人,分明感受到了圣峰金子般的启示。面对宇宙的浩瀚,人类的虔诚,难道不是一种热爱和力量么?其次是辽阔高原。请看这一幅。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那美丽的风景,那苍劲而又明丽的色彩,那匹孤独却怡然的骏马,不正是我们梦想中的天地和生活状态么?自由,那来自远方的风,正在召唤。

还有藏家村落。这一幅让我想起了乡下的老家,记忆中的老家就是这个样子,金色的阳光,清澈的河水,高大的白杨,土墙的房舍,木质的栅栏。这是梦中之地,虽然它远在边陲,并非中原乡土,可它们血脉相连,精神相通,睹之常令我眼眶一热,幸福的记忆象花儿一样开放。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还有寺院。布达拉宫在卡师的眼中,又是另外一种美。在它的雄伟阔大的身躯之后,还有江面水乡的柔美和亲切。也许这才更能体现布达拉宫作为宗教而不是权力的象征的精神,如果仅仅是一种冰冷的权力,就难以解释千百年来藏民对它的顶礼膜拜。(还有一幅更美的,可惜一时找不到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值得一提的,卡师还拍了大量的藏地人物,构成了一个完整的民族人物画廊。里面多是普通得象泥土一样的藏民,有象雪山一样伟岸的藏族汉子,有象格桑花一样美丽的卓玛,也有象圣湖一样睿智的僧人。最多的是老人和孩子,不嫌其丑,不嫌其怪,真实记录,让人难忘。下面这一幅,是一个藏族汉子。他骑着骏马,坚毅的脸上露出平和的微笑。这个表情抓得绝了,它可以代表藏族人民的表情,明亮的坚强的平静的恬淡的友善的,等等。让我佩服的还有用光和色彩的把握,鲜艳夺目而又那么协调,即使是马背上的破蛇皮袋,仿佛也闪着金银的色彩,和谐统一于整个画面之中。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还有下面这个小姑娘,羞涩的神情反映她的纯朴,瞟向镜头的余光和下意识端正的双手,又暴露了她想表现的心理,对人物的瞬间心理把握,可谓入木三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卡师另一个系列是黄山为代表的内地风景系列。有山水、有城镇、有古迹。黄山是卡师的钟爱,他曾打算,每一年上黄山一次。他眼中的黄山,我也很喜欢。黄山的雪、黄山的旭日,黄山的劲松、黄山的雾、黄山夜晚的星光,被他表现得淋漓尽致,无以复加。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还有舟山、杭州等系列,让我们借卡师的眼睛,领域了天地尽头的风景,看到世界并不遥远,世界的美就在身边。

 

三 、心中那朵永远盛开的莲花

我关注的重点,还有一个系列,被卡师命名为“视觉碎片”。这个笼而统之,不甚连贯,好象没有明确的地域和特点划分的系列,却是进入卡师内心世界的幽深小道。如果说,前面几个系列是宏大叙事,这个系列就是个人写作;前者是大我世界,后者是小我境界;前者是外在,后者是内心。前者是景中有情,景之大者,情之善也;后者是情中有景,情之真者,景之小也。情景交融,既真又善,美不胜收。

只看前几个系列,你会觉得卡师是一个硬汉的形象,看了这个系列,你会发现他那始终不变的柔情。那情,象普陀山上的云岚,象舟山海边的霞光,象油菜花上的蝴蝶,象西溪宛然的碧波。它是那样的丰富,那样的多彩,却又那样的单纯。纯得象西湖上那朵莲花,在卡师的心中久久的开放。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情,是向往生命的致远。面对日出日落,他说:“正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才会忽视,忽视日出、日落,忽视它的无言;也正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才会无言,无言日出、日落,无言他的忽视。有爱的日子,可以如日出如日落,灿烂恢弘。爱过的日子,就像这静静的湖,不兴波澜。不是我们不懂爱,只是因为我们太熟知,于是日出也淡淡,日落也淡淡,心底轻易不起涟漪。或者因为我们太深爱,于是笑也淡淡,哭也淡淡,故意装作不相识。”---《视觉碎片:其实,一直很安静》。这种感情,根植于卡师的心中,几乎每一幅照片,我们都能读出来。把生命融入自然,才能忘了自己。忘了自己,才能得到内心的平静。有了平静,才能达到生命的致远。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情,是艺术的不懈追求。他说:“都说虚拟的世界是飘渺的,可是我在这里得到了真情。都说草根的世界是无聊的,可是我在这里得到了那么多的愉悦。通过这三年,甚至改变了我对摄影的看法,原来摄影不单单是风花雪月,也不单单是随意的生活,还可以融入感情——不管是摄影者还是欣赏者。”----《视觉碎片:轨迹》。这段对和讯的独白,可以看作是卡师的一个宣言。三年的小结,让卡师对摄影的追求从自发走向自觉,艺术的底蕴更加深厚。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情,是过往的切切记忆。你会相信这是卡师的话么?“只是,你会否站在那座栈桥上,飘着蓝色碎花的白色的裙子,在晚风中轻轻飘荡,迎接我的到来?”---《视觉碎片:其实有点想你了》。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我多次看到他在行走途中,想起儿子和家。在黄山上,当他看到一个抱着孩子的母亲时,他说想下一次带儿子来。他在《同学,永远的朋友》中,如数家珍地一个个回忆着同学的趣事,对比之下,我感到了惭愧,我甚至记不清了一些同学的名字。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情,是来自世界的感悟。面对西湖落尽的繁华,卡师悟道:“我还是对你说着无奈,甚至如一个考坏试卷的孩童,不敢发声,不敢仰望。早知如此,不如无荷。尽管如此,依然爱着荷。”---《视觉碎片:不如无荷》。无奈还要诉说,诉说仍是无奈。看透了人生的热闹不过是一场冷清,但爱永存。这里的“荷”,升华为卡师心中的意象,成为他的摄影艺术中“情”的象征。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情,是对于庸俗的批判。在桂林等系列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这一点。作为一个摄影人,对于风景的人为破坏最为敏感,也最为痛心。看到漓江上充斥着塑料仿竹筏子时,他心中不爽;看到《印象普陀》演出后,他感到失望:“一部经典的东西,不应该加入太过时尚的元素,尤其是“流行词”,因为这只是短期的流行无法达至长久”。这种思辩甚至是批判的文字,是卡师拒绝庸俗艺术,追求真善美之“情”的另一个侧面,和欣赏和赞美构成了二元的辩证统一。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个“言情”系列,在高超的摄影艺术之外,我们又领略了卡师同样高超的文字功力。前几个系列中,过于惊艳的景色,往往把我们的目光定格在图片,遮住了文字的光彩。这个系列中,文字成为主角,成为集中体现卡师综合艺术能力的一方天地。

在这里,我们甚至忘了他是一位用图片说话的人,会觉得他是传统又时尚的文学才子。这一切,都缘于情吧。情动于衷,辞发乎外,让生命象莲花一样盛开。

 

四 、五年后的新出发

卡师到和讯五年,发文540多篇,发照片大概有五六千张吧(没有统计),点击人数超过了186万,还得到过博客之星、摄影达人、社区之最、博客大赛等多种荣誉。在和讯,是相当成功的博客了。同是06年开博的我,点击量不过区区几万而已。

更重要的是,卡师在这五年中,通过博客这个平台,找到了一个图文结合的表现形式,强化了对摄影艺术的探索。五年中他作了两个小结,讲述了他的艺术探索和心路历程,具有很高的认识价值。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前三年的小结《轨迹》中,他说:“有得到总归有失去,博客的更新是一种压力,尤其对原创性的文章需要走过构思、选题、编排、撰文、贴图等等的工序,但是也很有乐趣。最初的想法,是只想贴一些摄影作品,就跟经常光顾的摄影博客一样,纯粹而专业。但是偶然一篇写了“文字说明”的博文却得到许多朋友的厚爱,也就转变了思路,图片反倒成了补充和点缀了,这也是我起初没有预料到的,可却也成了最大的收获。”

但是,卡师明显不满足于仅仅是一种新的表达方式,博客的新鲜感或许可以刺激创作,但不可能成为持续的动力。守着电脑写博写不出大师,大师在天空和大地之间行走,在生命和灵魂交汇之处思考。于是,他不断出发,走向新的视觉。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两年后,他又一次总结,他说:因为时间的原因,这两年我对摄影的思考明显的多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摄影,我应该怎么去摄影,生活需要什么样的摄影。。。致使摄影的步履放慢了,摄影的风格变化了,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了。可是,人总是不断思考和改变的不是?——《视觉碎片:这两年》

以我浅见,他的变化,是由注重风景向人文转变,注重外在向内心转变,注重激越向平淡转变。他刚摄的合肥和西安系列中,历史占据了重要的内容。当我看到他的《寿春城》时,心中涌起的是浓重的沧桑感。这种变化的优劣,姑且不论。应该肯定的一点是变的精神,变就是创新,艺术之道不正是贵在创新吗?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卡师艺术素养来自于从小开始的严格训练和长期坚持的艺术积淀。他习书作画多年,最后放弃了。谈及原因,他认为是相机带来的变化:“有时候,甚至在想,如果没有了相机,我会做什么?还是象以前一样拿起油画笔、炭精棒?还是铺上一页宣纸,写一幅龙飞凤舞的字?自从10年前,我已经放弃了这些,虽然还会在静下来的时候去舞墨一番,但是已经找不到小时候临帖写字的感觉了。”

他把画画的“一把颜料付诸火堆”,选择了摄影。“摄影绝对是最快速、直接的宣泄的方式,相比绘画虽然有自然的客观的缺陷的约束,但是在尽力的弥补缺陷中可以实现更满足自己的成就”。

可是,摄影快虽快,毕竟也有局限。卡师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与现在的成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带上一双慧眼,坚定地走向远方,开始新的出发,让我们祝福他,并期待他的新作品吧!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最后,引用《梦回滇藏(六):痴情,梅里的神光》一段话,作为结束。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旧约 创世纪》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