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最是西瓜惹情思(2)看瓜记  

2012-08-11 11:33:59|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瓜记

在种瓜上,我是业余选手。看瓜,可是刘翔这个级别的。

瓜快熟的时候,正是庄稼活多的当口。玉米要锄二遍地、点化肥。红薯得翻秧,不然扎一地小须根,结一串小老鼠。稻田呢,也该泥秧了吧。人事也忙,邻村扎了台戏,县里有名的旦角领衔激情出演。踩得明晃晃的大路上,几个姑娘小伙儿穿着鲜艳的衣裳,说说笑笑一堆走着。青翠欲流的高崖上,放牛的老光棍看得呓怔,手中的大黄腱子趁机狂吞地里的黄豆苗。

这些,我都看见了,透过瓜棚上草苫的缝隙。

父母毫无例外在地里忙活,白天看瓜的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看瓜有瓜棚,一般搭成人字形,里面打地铺或放张木床。也有用芦席做成拱形,用木棍直接撑在床上的,象一只乌篷船。还有精心的瓜农会搭出可进世博园的瓜棚,象南阳卧龙岗上的诸葛草庐。有的搭成两层楼,下层住宿,上层乘凉兼当瞭望台。我家的瓜棚没那么精致,以人字形和乌篷船居多,棚顶覆着草苫,上面搭着塑料薄膜挡雨。因此,视线特别好又有隐蔽性,象个暗哨,能看到许多平时发现不了的景致。

瓜棚即是临时住所,晚上父母就住在里面,顶替我看瓜。我想,瓜园之所以为园,大概就因为有了这瓜棚。没瓜棚的,我们称之为瓜地。

这瓜棚并不是诗情画意的好地方,白天洗桑拿,晚上喂蚊子。父母不让我住在里面,把我赶回家住进蚊帐里。蚊帐里是安全些,可是没有了拂肤的野风,看不到头顶的星光,苦恼的汗水湿透了凉席。我憧憬着父母在瓜棚外燃起的艾绳的呛人的香味,以及从月亮上滴落的草叶上的露珠,在想象中索然睡去。

我还做了梦,梦见象一片海的西瓜地,在明亮的月光的引逗下,伸出孩童般的手掌,摇起阵阵暗银色的波浪。那只乌篷船,泊在海的中间,无声复无声,象在屏息接收遥远的潮信。我一个人坐在海岸上,什么也看不懂,只有月光一点一点弥漫上来。

多少年后,当我读到《春江花月夜》时,才找到了那个梦的影子。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我生在内陆,看海只能在瓜园。而那轮明月,究竟是我先看到了它,还是它先看到了我?

瓜园很实在,看瓜不浪漫,可人生的想象宇宙的神秘,何处不存在呢?在看瓜小孩的眼里,小小的瓜园何尝不是一个万花筒呢?

为什么要看瓜呢?是防偷吗?是,又不尽是。依那时的民风,用闰土的话说,偷瓜不算偷。看瓜,还有很多说不清的秘密在内。看瓜,是种瓜人“种而优则看”的乐趣,是平淡生活的一种高度,它的形而上的价值,要大于形而下的作用。

想一下吧,在广漠而辽远的夜色里,在满天星光的田野里,在夹杂着青草和水汽的凉风里,在卿卿唧唧的虫声里,你困得用草棍支起眼皮,却仍然不愿入睡。

你在看瓜。瓜也在看你。相看两不厌。

热恋也不过如此吧?

 

朱总赐玉:

当年看瓜人何在?而今相忆最知味。

蓝狐大侠:

青梅几度成旧梦,瓜棚依旧盼春风。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