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那年,那一路上的黄叶2--岸风九月活动  

2012-09-10 11:47:3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学校

穿过那个疯长着葛条藤和野蔷薇的小村庄,就到了村部的学校。学校是中小学联办的,初中(我们简称“村中”),只有十来间教室十几个教师百十号学生,每年暑假乡教办室都试图将它停办,可是当暑假结束的时候,校园里弯腰老柳树上挂着的铁钟又会准时的敲响。学校就在乡亲们有些无奈又有些期望的目光中,顽强而自卑地存在着。一直到我在那里参加工作第三个年头,它终于走到了末路,并入乡中(乡政府所在地的中学),而我的生活不得不到别的地方重新开始。

我一直有点顽固有点愚昧地认为,学校是一个让我这样的学生丧失尊严而又盲目冲动的地方。村中很小,老师却很大,每个老师都可以任意地处罚学生。上初一时因背不会历史题而被当堂打耳光的脸至今仍感到刀割般的发烧,而不是疼,是一种心理羞辱大于肉体惩罚的经历,并成为烙印深入了我的人生基因。以致于多年以后,走上了三尺讲台的我同样作风粗暴,对待学生就象自己的私有财产,用非常标准的投掷示范动作摔碎过学生心爱的电子表,用极其文学化的语言挖苦过学生。而那些时刻,我竟然浑身舒畅充满快感……当老师似乎只有在毁灭学生的尊严中才能找回自己的尊严时,学生薄薄的尊严又算得了什么?

当时学校还隔三差五地上演一些混乱的故事。一些学生痴迷于在学校院墙上练习轻功,他们是不屑于从校门出入的,尽管所谓的校门已经被贼偷得仅剩门框了。在村中发生了一个低年级女生被一个高年级男生侵犯的事,当时那个女生正和同年级一个男生谈着超级恋爱。两个班的对立的小团伙为此酝酿着打群架,多数同学对于此类的花边新闻兼功夫大片比ABC更感冒。后来又听说,一个全校公认最委琐的男教师破门进入全校公认最漂亮的女教师的宿舍,在残留着少女体香的床上睡了一夜,一时间学生界舆论哗然,我们打群架的兴趣这才发生了转移。

我还有过转学的经历,那是上完初一该上初二的时候,父亲用家里那辆总是擦得很亮的破“飞鹰”自行车驮着凳子、被子,托了关系,把我送到乡中去上学。让我转学的原因父亲说是要让我见见世面,其实这是父亲比较潇洒和堂皇的说法。没有明说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那年暑假,几个打学生最厉害的老师从村中调到了乡中,村里人公认他们是最优秀的,父亲作为同行也不能免俗;另一个是想拆散村中我的小团伙。这一点父亲做得挺绝,转学后,我的“四人帮”有三人退学,永远沙扬那拉分道扬镳了。我那时并没有几分江郎的黯然,见世面尤其是见大世面的兴奋劲推着我向前跑,从揣摩自己小孩的心理上说,父亲可算是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当然,说到底父亲是信奉“树挪死、人挪活”那一套的。转学初期正如父亲所愿,我在乡中眼界大开,热情空前,学习成绩一度曾是全年级的“小李探花”,这份荣耀短暂却灿烂地照亮过父亲脸上的沟沟壑壑。

但是,小青蛙一旦适应了水温,就失去了向上跳的动力。而且,很快我就发现乡中和村中并没有多少不同。老师依然很大,只不过扇耳光进化成了踢屁股,打得再狠点也看不出来。更让父亲始料不及的是,我又有了新的团伙,盲目的冲动一点也不比原来少。一个伙伴隔着墙向女厕所扔石头,将派出所长的女儿砸得头破血流。那个伙伴失踪了好几天,全班同学都认定是被派出所长拿枪铐进了黑屋子。还有一次一个伙伴被一群社会青年围在操场边的麦田里乱打一气,让我痛感在乡中上学可以有效地提高抗击打能力,是培养拳击手的地方。最刺激的是初三的某一天,一个文静腼腆的高才生率领四五十个壮劳力腾腾地闯进教室,追杀另一个风流才子,一时间杀猪刀同打狗棒共舞,烂板凳与碎玻璃齐飞。正上课的师生呆若木鸡,只有被追杀的同学处乱不惊,如江湖老手黄飞鸿一般极其熟练地在课桌上闪转腾挪,竟然逃脱。结果想杀人的同学也失踪了好几天,这一回真是被铐进了黑屋子。这个故事一点不比好莱坞大片逊色,我们回过神来之后都大呼过瘾,唯一遗憾的是没见到女同学她爸赶来时拿手枪。

这些却不是我又一次被打入另册的主要原因,我的“不务正业”又一次把我无情地抛进了学业的低谷。在初三那年,我颇有些自知之明地主动放弃了中招考试,父亲只好把我转回村中复习初三。

我的“不务正业”具体表现在不学习功课,只知道打篮球、看小说、画画等与应试教育无关的劳什子。这些“反动活动”在村中仍被坚持下来,为此我被“当局”从肉体到精神进行了坚决的镇压。因为课间画连环画,我在喧闹的校园里不只一次地被父亲先扇耳光再摁跪地又朝屁股上踹几脚;因为放学后打篮球非常投入,我被校长当场授予“最没出息的学生”的光荣称号;因为看了和写了几部武侠小说,我被鲜衣怒马宝刀利剑内外兼修的语文老师撵出校园流落江湖。虽然长大后才知道自己没什么错,在那时整天走路却象在满地找钱,痛感无颜见江东父老。终于,在复习初三的第一个学期后,羞愤交加的我是可忍孰不可忍地炒了学校的鱿鱼。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