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原创小说:丑女布凡(4)  

2013-04-10 08:11: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我的工作,实际就是替杨蓉打理一些她不愿意或不方便打理的事。一个女人在商场里混不容易,特别是美女,更是难过英雄关。我经常干的事是陪客户喝酒和娱乐,前者杨蓉不愿意干,后者杨蓉不方便干。

仔细想想我不是当年的布凡么?甚至还不如布凡。布凡当完门神,还可以和杨蓉睡在门里。我呢?基本上是杨蓉回去睡觉,我开始当门神。我这个门神还不一样,我是个醉门神,听起来象跟武松有关系。

当了一段醉门神之后,我的胃有意见了,有意见它还要发表。一发表地球就知道了,地球知道的后果,是它不让我正经走路。我总是在寂寥无人的凌晨两点,出现在某一条大街上,没车不打车,有车也打不住。醉门神的交通基本靠走,走好了象跳舞,走不好象跳水。

在跳舞与跳水两种运动的切换下,我一般能安全到家。也有二般的时候,那天半夜,从一个夜总会出来,我实在是太想念大地了,在离家不远的人行道上,倒头便睡。

后边上来一个人,努力地把我搀起来。我连眼也不愿睁开,信赖地由他拖着走。潜意识中到了家门口,我一边去摸钥匙,一边含混不清地说,谢谢啊,雷锋叔叔。

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微微睁开了醉眼,一下子却傻了。我身边站着的竟是布凡。

你怎么在、在这儿?

我不在这儿?你又怎么能在这儿?

是你、你送的我?

还有谁?

你怎么知、知道我、我?

我就在那夜总会上班。

你不是在什么鸡上班么?

我,我不在那儿了。

这么巧?

你想说什么?不会认为我有什么企图吧?

不、不是。

你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么?

真的不、不。

不敢承认,是你自己心虚。

不,我的意思是、是说,你怎么会在哪儿上班?

你是说我下贱么?

不、不。

我又没有美国老公养着,又没有红颜知己靠着,不贱怎么办?

我真不认为那是下贱工作!

我终于把舌头理直了:一切不都是为人民服务么?

听了这话,布凡扭头就走。

我冲她的背影一挥手说,色由那拉!

回到屋里,喝杯茶,清醒多了。一个问题绕上心头,挥之不去。我想不明白,按布凡的姿色,能在夜总会谋到差事,岂不是怪事!难道那儿的老板审美疲劳了,改审丑了?

一想到审丑这个词,我混身不舒服起来,不由得想把发明酒的人骂个狗血喷头。酒他奶奶的真不是好东西!今天又是它,让我遭遇了布凡,也勾起了不堪回首的一次记忆。

我因为认识杨蓉而认识布凡,常到两人租住的房子里蹭磨。我这个人有点爱开玩笑,常用过头话来缓解气氛,掩饰心内的虚弱。这玩笑话杨蓉不回应布凡就回应,时间长了我和布凡也蛮融洽的。

可是有些玩笑是不能开的。比如有一次三人打扑克,打的是一种很象斗地主,但又不是斗地主的新打法。这个打法来自布凡的老家,一个中部的山区县份,据布凡说,这种打法只在这个县里流行,周边地方都不会。这种打法还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名字:搂!

为什么叫“搂”呢?指的是象斗地主一样,这种打法也有三张底牌,谁当地主就叫谁“搂”。好象指的是当地主时一把将底牌抓到手里的动作,倒是非常形象。

我和杨蓉是第一回听说,觉得十分新鲜有趣。打牌的时候,喊“搂”的声音就特别大。你搂不搂?我不搂。你不搂我搂!我搂你不搂。

搂着搂着,话头就变了,我对杨蓉开玩笑:我搂你,搂不?

杨蓉听出了弦外之音,一指布凡说:别搂我,搂她,她可是喜欢你呢!

布凡喜欢我我早就知道,可问题是不能当面揭穿。揭穿了就别扭,因为我不喜欢她。

可是杨蓉就是这样一个不正经的人,或者故作不正经,好把战火引向布凡,自己置身事外。到后来这个意图越来越明显,我约杨蓉出去,她总是叫上布凡。更可恨的是,叫上布凡也就算了,半路上她瞅个机会溜号,把我和布凡留在一起。

我没法对杨蓉的把戏生气,对布凡却格外提防。不过,防不胜防的时候也是有的。那年中秋节,我在外喝了不少酒,去找杨蓉。本来约好在出租屋见面,可她不在,只布凡在。

我一下子有了警惕,转身向外走。布凡在里屋说:杨蓉让我告诉你,让你在屋里等她一会儿,她很快就回。

在我坐下来等的时候,一个散发着香气的人体凑上来,递给我一杯葡萄酒。顺着端葡萄酒的纤手,我看见布凡穿着低胸的睡衣,含笑望着我。

我喝了那杯酒,又喝了一杯,跟先前的酒劲接着了,头一歪,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先看到的是布凡熟睡的脸,我们两个都一丝不挂,睡在布凡的床上。

天啊!糗出大了。我发疯般地逃跑了。

我竟然跟那么丑的一个人,发生了······我总算理解了《大话西游》中蜘蛛精的悲哀:······还不如死了。

最让我懊恼的是,如果杨蓉知道了这件事,那我真要死定了。

杨蓉似乎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对我还是一如既住。糟糕的是布凡,她竟然农民到想从一而终,一直在暗中纠缠我。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知道那是要我负责的意思。

我怕她釜底抽薪或鱼死网破,把那个事件告诉杨蓉,只能跟她虚与委蛇。毕业前夕,杨蓉找到了外国男朋友,正式跟我拜拜。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大醉一场,而是找到布凡,对她说:我很痛苦,杨蓉跟我分手了。

我看到布凡一怔之后,眼里露出的是喜悦。我在心里咒骂着,脸上却装出愈加痛苦的扭曲。布凡眼里的喜悦变成了泪水,她一把挽起我的胳膊说:别伤心,你还有我!

我要的就是这句话。我狞笑一声,用尽全力甩开布凡,把她甩到了街边的垃圾箱上。

我一点都不伤心。你以为我会要你吗?你这个丑八怪,也不洒泡尿照照,你配么?我对你只有恨,要不是你,杨蓉能离开我,跟了一个老头子吗?

发泄完毕,我扭头就走,尽管头也不回,我清楚地知道,布凡正在努力地从地上爬起来,不过她的爱情不会再爬起来了。

自此,我和布凡未再见过面,直到这个该死的夜晚。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