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桃花之约3:普陀山看雨  

2013-04-12 11:40:5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桃花之约,待到普陀山的时候,正好与一场雨相遇。

到普陀山去的人,象雨滴一样多。这天,普陀山的寺院,要举行法事,人们赶着去拜菩萨。

我走在匆忙又虔诚的人流中,目光中都是雨的身影。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雨,就是遇。我遇到了雨,或者说雨遇到了我;或许我和雨互相遇上,也或许我们谁也没遇上谁。只不过是在3月24日那天,在一个叫普陀山的地方,我们各自完成着属于各自的旅行。

对于雨,看雨的方式,是最初级的、最普通的,象一个幼稚的孩童的眼光。比这更高级、有境界的方式很多,比如听雨。季羡林老人写过一篇《听雨》的散文,说听雨是雅人的事。文中还引用了宋朝词人蒋捷的《虞美人  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在十年前,我还自诩为雅人,曾经写过听雨的诗句,现在仅记得两句是“风动听雨远,花落喜春深”。那是在一个荒僻的道观,和几个文友“为赋新词强说愁”,笔下全是少年的轻狂。

岁月蹉跎,庸常的生活很快消磨了听雨的雅致。更何况,眼前的佛国,人声喧闹,雨声是听不到的。看雨倒不受限制,略略凝眸就行了。只不过这次游程较紧,能让人略略回眸的时间不多。在不住点的雨帘里,能称得上看雨的只有三次。

第一次是在普济禅寺前的放生池边上。大部队去转桥了,我和雨荷停在池边给他们拍照。这是一个被两座桥隔成四方形的不大不小的水池,池水似乎并不深,水的颜色是较浓的那种绿色。不过这绿色,并不使人觉得水不清洁,反而有一种沉静深阔之感。最引人注目的,是池水中生长着大片大片的青草。青草的绿色与池水有鲜明的区别,它们是春天的新绿,明亮得象是涂了清油。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青草整体的形状,象是被人整修过,又象是顺其自然,形成了一片一片的芳草洲。芳草洲的数量不多不少,似断似连,这一片那一片,互相做着美学上的照应衬托,把这个水池打扮得别有韵致。本来这样的景致就够美的了,想不到雨也来凑兴。它的方式是顽皮的,也是痛快的。要么是轻轻地跳到青草的额头上,迅速下滑,去刮青草的鼻子;要么是缓缓地洇入平静的水面,突然又折身,激起一个小小的水花,象是做了一个鬼脸。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此时的雨点,不象蒋捷《听雨》里的雨,而有他的另一首词“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意境。我不禁想:这雨为什么不是落在蒋竹山的歌楼上、扁舟中、僧庐下,而是落在我眼前的水池中?这雨跟那些雨,有什么不一样呢?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雨只管下,不管回答问题。

第二次看雨是在吃过素斋后的杨柳禅寺。这时的雨下得分外的大了,雨从房檐上形成细细的水流,长长地流了下来。这里的庙宇,没有了普济禅寺那样的明黄绛红,是暗灰的砖瓦的原色。这里也没有普济禅寺那样嚣闹的人声,只有一院子的花草在清静地长着,佛堂里的几枝檀香紫烟微生。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雨似乎跟着一路走来,和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一起进入这里。这“僧庐”里,应该是很好的听雨场所。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雨声总会传到耳朵中来。雨声不间断地响着,让人觉得从古至今,一直就是这个样子,雨和砖瓦、花草共同构成了这个寺院。在我们通常的认识中,只有砖瓦和花草才是这个寺院的零件,而雨和我们一样,是偶尔来旅游的。其实,砖瓦花草何尝是原生的呢?它们也是偶尔来旅游的,只是逗留的时间长久一些罢了。从这个道理上说,我们也是构成这个寺院的零件。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雨在拱形的院门上挂起了珠玉帘子。这时,一个白须垂然的老僧人,从我站着的屋门口踅出来,暗黄色的僧袍微微颤动,慢慢走过长廊,转过拱门,消失在珠玉帘子的后面。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他即将淡出视线,才想起这是多么难得的画面。举起相机,可惜太远,只留下老僧一个模糊的背影。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雨还在不住地下,雨道落到地上,汇成水流,流向远处,慢慢消失了。这让我怀疑起那老僧是否是真实的存在,现代化的摄影手段是留下了他的身影,可是这又能证明什么呢?我们和砖瓦、花草、雨、老僧,构成了快门一闪时的寺院,快门闪过之前和之后,这些真的存在过吗?

第三次看雨是游完法雨寺,在进出口小厅里等人会合的时候。这时候,其实也是这次普陀山之旅要收尾的时候。游人挤在这个小厅里,身体挨擦着身体,气味混杂着气味。这时的雨是听不到的,连看也成了问题。我努力地透过进出站的拱门,去搜寻雨的足迹。入眼只有朦胧的树,缥缈的烟,是淡淡萦萦的雨意。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不禁想起刚才在法雨寺中游览时的情景。人是匆忙的,雨也是匆忙的,人匆忙着找庙门拜菩萨,雨匆忙着找人头淋湿你。各有各的寻找,各有各的念想。

雨会照顾最虔诚的人。朱总与大部队会合后,听说原定的南海观音那里不去了,又匆忙回身走进寺里,要把手里的香烧完。雨也就匆忙地赶着他,把他重新淋湿了一遍。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总有一些淋不着人的雨,就淋在古木参天的树上,琉璃飞檐的房上,浮萍点点的水上,刻着字画的石上。还有一些连树房水石也淋不上的雨,就无奈地落在地上。其实淋到人的雨,或者淋到树房水石上的雨,最后都要流到地上。他们与直接落到地上的雨一起,混和着尘土与落叶,形成了一汪又一汪或大或小或清或浊的水坑。路过的脚踏上来,把它踏得水花四溅,破碎不堪。它也趁机打湿了踏过去的脚,然后又聚集起来,恢复了原样,等待下一只脚的踏来。

在这一踏一溅一聚中,在这等待中,我们的普陀山之旅就要结束了。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这就是我在普陀山看到的雨。直到下了山,摆渡离开,这雨还没有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