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原创小说:丑女布凡(2)  

2013-04-08 08:10:2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图请自普陀法雨寺,为吾拜过的最美观音菩萨宝相)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中国当然没有震到美国,杨蓉从美国回来了。就在母校门口那家肯德基里,用刚买的中国移动召唤我。

我只能去了,毕竟是老同学嘛,生意不成人意在。我赶到那里,看到的杨蓉让我心碎到了极点。大学时的杨蓉虽贵为校花,其实还没长开,现在却是美得无法无天了。是啊,人家去了那么美的国,中国法律是管不住了,就照着玛丽莲和罗伯茨的模样长去了。

我们见面,一切平淡,甚至连个你好也没有说。喝着奶茶,杨蓉的脸上看不出心跳。下午的阳光从玻璃上照进来,拢在她的怀里。玻璃外一只苍蝇嗡嗡着想飞进来,只是增加了一些残酷而熟稔的真实。

我回来了,不走了。她的话吓了我一跳,好象我们有着不正当的关系。事关两国外交,我不由谨慎地四下看看。

他死了,肾衰。这句话让我又有做案一般的惊恐。转念又想笑,一个老头子,娶了这么年轻漂亮的媳妇,能不肾衰吗?就算他天生种牛,也抵不过刮骨钢刀呀。

我一时大意,竟然张口说,正常。

Why?她大概听出了我的话外之音,急了,母语也来不及说了。

我赶紧打圆场:我是说理解。

她却说:我知道你一直不理解,一直对我嫁个外国老头子耿耿于怀。

我作无辜状,拿起一根薯条在嘴边比划着。

可是,你知道,我们都是工人家庭的孩子。你比我还要好一些,老爸大小是个官。我要改变命运,家里是指望不上。指望上大学,却赶上不分配。指望谁?只能指望嫁个好老公。如果嫁你,能实现这个理想吗?

杨蓉说着说着见我脸色不对,赶紧改口:Sorry,我不是故意的。

我摇摇头。杨蓉接着说,我也没想到我的命会这么好,竟然遇到了比尔。

我有点忍不住,接口说,比尔当然比我强,有钱,年纪大。

比尔没有多少钱,这个你说错了。

你不会为了爱情吧?

杨蓉眼角竟然红了:跟一个可以做我爷爷的人,会有爱情么?小混蛋,你知道这五年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没有爱,也没有自由,只有寂寞和恐慌。

你恐慌什么?

比尔年龄大,身体也不好,我怕他随时死了。

死了不正好,你既得了家产,又得了自由。

不,比尔还有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如果他死得早,我不会得到家产的。我只会鸡飞蛋打一场空。

那现在呢?比尔死了,你得到想要的了么?

我和比尔一起生活了五年,还……最后,他也算对得起我,把在中国的公司交给了我。

恭喜你啊,海归富婆。

杨蓉忽然流下了大滴的眼泪,是一滴一滴的,大得象葡萄。我从未见过眼泪可以这么流,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劝她。

后来我发现并不用我劝,杨蓉的眼泪越来越小,先是葡萄,后是珍珠,最后象消失在沙滩上的雨点。她连一张纸巾也没有浪费,就止住了我想象中的倾盆大雨。

现在她又笑了。我自由了,还有一个公司。她用多情的双眼望着我,你来吧,我需要一个帮手。

她把手伸出来,放在我眼前的桌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婚戒。尽管如此,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把手迎上去,覆在她的手上。

我承认这是苟合,但我不想拒绝。这一次握手,就解决了困绕我五年的两个人生问题:爱情和事业。我舍得拒绝吗?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冲断了后续庆祝仪式。店里间传来一个高嗓门男人大声喝叱:布凡,你在这儿干什么?鬼鬼崇崇的。

布凡!我和杨蓉同时叫出声来。接着,杨蓉朝那个门口走去,还布凡布凡地叫着。我下意识地站起来,也朝那里走。

走到门口,只剩一个高个男人在那儿。

布凡哪?

高个男人朝后边一指,我们继续向后走,扭一个弯,看到一个门,通着一个巷子,门上挂着塑料帘子。

杨蓉打开帘子,我探头向外看去,只看到一个灰色的身影闪过墙角不见。

杨蓉问,是布凡吗?真是她吗?

我摇头说不像。实际上,我知道那就是布凡。尽管只看到她的背影,我心里很清楚,她就是我和杨蓉的大学同学布凡。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