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岸风人物志(1)  

2014-11-18 11:26:03|  分类: 岸风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篇的话:

俺以不大不小的年纪,不高不低的“位置”,投靠岸风以来,没有兴过风作过浪,没有骗过老大打过小广告,当然也可以恬不知耻地说,没有为岸风立下过汗马功劳,没有跟哪位大佬私交甚密热线不断。一入岸风深似海,圈龄懵懂之际,多少年匆匆就象鬓角不知不觉的白发如霜。俺从未象今年那样觉得光阴紧迫,有一种后浪瞬间变成了前浪的感觉。岸风圈子现在的年龄结构发生了渐变,原来俺都算年轻的,现在正宗90后已经开始呼风唤雨了。从小年轻的文字中,读到的一种有别于俺的青春热血和潇洒明朗。感慨之际,又想起岸风从和讯到网易的颠波,版主们来来去去。想到朱总的引退、皇兄的龙体,还有诸多因时光而流逝的美好,不禁忽发奇想,愿以拙笔记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岸风好友,以解相思,以资纪念。记一面之印象,不免偏颇疏漏之处,还请诸君对号入座之后,不跟俺一般见识。特命名为《岸风人物志》。

好了,诸位,好戏开场了!

 

岸风人物志之一:香江股神一傻佬

岸风人物志(1) - 白河之南 - 白河之南的博客

 

此为开书第一篇也。

书中暗表,岸风是个甚么去处?看官听我一一道来。有道是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三皇五帝,鸟生鱼汤,秦汉隋唐宋元明清民国解放网络时代。这么说吧,岸风是有网络之后,最好的文学社团,没有之一。

最好原因有二,第一个大家心照不宣了,这里盛产美女。美女贴心啊,让人有温暖的归属感。社团跟家庭一样,得有女领导,才能管好家。第二个那就是本篇的男主角了。你想啊,一大群美女,围着一个玉树临风神姿照人的男主角,不正是当下最流行的文学元素么?

闲话少说,男主角即将出场。灯光——十万瓦的大追光,音响——声音调到最大,置景——五四时代的北平街头。男主角头戴鸭舌帽,身穿玉白休闲衣裤,脖子上胡乱围着一个时代标志——五四青年的长围巾。男主角昂首挺胸,双目炯炯,几欲喷出心中的怒火,声音铿锵有力,振聋发聩,用标准的广东话加标准的普通话演讲道: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看官须看清楚,此人不是民国帅哥汪兆铭,而是为其写过评传的香江股神朱大维。朱大维网名股市傻佬,圈内人称朱总,性格也颇有朱老总憨直之风。他在岸风写过一个维港夜语系列,前后共九篇之多,全部写前朝人物,文史共举,左右互搏,总能从字缝中看出历史的端倪。

其中第三篇写得就是民国大帅哥,题目叫《假使当年身便死》,引用了汪精卫五首诗,包括上面朱总朗诵之作。朱总说:“其中的第三首大气磅礴,朗朗上口,令人一读而难忘。假如当年汪精卫真的被斩于菜市口,那么他肯定与秋瑾一道成为反清英雄而彪炳史册,而受后人千秋万代的景仰。”

从中可见朱总不偏不倚的历史观,有功说功,有过说过,辩证唯物,才是正道。有此想到林彪江青等人,希望后世史家,能有朱总之态度,可谓幸事。

普陀一见如故,老夫子赠我汪精卫的诗词集《双照楼诗词稿》。此集因众所周知的原因,大陆没有出版,临案读之,每每生出朱总之叹“假若当年身便死”。由此再看历史及历史人物,心态已归平静。尘归尘,土归土,股市归股市,傻佬仍是傻佬。

如此一说,看官认为朱总乃是一严肃板正的史学学究,真可谓之傻佬,那就错了。朱总之所以在傻佬之前冠诸股市,实指商海沉浮,平生际遇。有诗为证:

万贯家财在梦中,千般冀望意朦胧。

大盘霎那红转绿,指数回头多变空。

天地挪移方猛士,江山重整是英雄。

由来富贵难随手,不教西风泣路穷。

朱总在简介中自述平生:“朱衛,字大維。廣東人氏也。年三十四棄官出走香江,初做服裝貿易,南來北往。后嫌生意平平,遂投身股海。·····”后面是股市大胜复又大败之过程,不多引述,业已证明朱总投机商人股市神人之本色。

这“股神”,白河又赋与新解,此“股”为“八股文”之股。八股文代指古文,股神股神,古文之神。朱总古文水平,不敢说在和讯,仅在岸风,无出其右者。尤其是古诗词,直追陆辛,为岸风之招牌菜。且看一首:

“金缕曲 岁末感怀      社稷平安否?看神州,汉关秦月,心惊回首。巴蜀京都风云恶,东海怒涛万斗。听不尽、事新愁旧。残局危楼终有仗,总盼他、救世医时手!聒噪久,左和右。鬼妖魑魅厌烦透。强国愿、黎民百姓,众心依旧。重整乾坤知不易,壮志如今还有?念先辈、江山难守。玉管珠弦需少作,树新风、荡污清尘垢。中兴业,当不朽。——大维写于岸风十二月份活动之际。”
白河评道:“朱总大作总有过人语,词健豪,意难平。开篇“社稷平安否”,一问动天地,引多少海内外痴情儿女泪。上片囊尽一年事,苦心难断亦难休。太阳底下无新事,事新愁旧独登楼。谁为擎天柱?敢问左和右。下片爱憎分明处,鬼妖与黎民,同室不同路。也知江山不易守,也道中兴事不朽,奈何玉管吹不休,新风不起旧风后。天作孽,漏更漏,一腔腔壮志泪血直洒得大江南北鲛鮹透。”

朱总竟将白河的随兴之作,引为知己,多次与雨荷烟总谈道:你们千评万评,都不如白河说出我的心声。及去年普陀会面时又提及,令白河窃喜得无地自容。唉,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此香实乃香江之香。朱总关心国是,虽据香江,终难了放翁之志。

相约桃花岛,朱总左手香烟,右手红酒,谈天说地,既有阅世已久的淡然,又不时露出诗人的锋芒。夜晚联欢,朱总拿手好戏五四青年朗诵,笑翻众人。又表演拾到一分钱小品,花甲之年扮儿童之状,童心灿烂,忽悠得警察叔叔晓闽忘了台词。

到普陀寺院上香,朱总又十分虔诚。不顾大雨如倾,打个来回,也要把手中香火全部献上。“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虔诚之人必有初心,老夫子就是有初心之人。

朱总所好甚广,与白河相似(此处有自夸之嫌)。足球、古文、历史、典故,无不涉笔成趣,文风时而诙谐,时而锋利。当年独身与和讯诸丑作战,一杆毛瑟枪,一头瘦毛驴,打遍美奴汉奸无敌手,老贼们跪地求饶,方才红酒重温,再谈风月。

风月之内,必少不了“电眼美女”,这是朱总另一所好。朱总写日本、韩国游记,总有电眼美女如期而至,令朱总“聊发少年狂”。咦,微斯人,吾谁与归?白河不才,真想毛遂自荐。

电眼美女皆过眼云烟,唯有老小乔不老,陪伴朱总左右。可惜朱总惜墨如金,终不见有一篇专写老小乔,不能不令岸风同仁引以为憾。

行文至此,意犹未尽,又想起朱总在白沙岛渡船之上,手握主舵,面朝混黄激荡的东海,高诵鉴湖女侠壮词的热血场面。

“ 黄海舟中日人索句并见日俄战争地图
  万里乘云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
  忍看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
  浊酒不销忧国泪,救时应仗出群才。
  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

还没听完,一船同行的岸风领导差不多全吐了。别误会,是晕船。不晕者,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诗兴大发的朱总,一个下一篇就要写到的,很有老大气派的雨荷绿漪。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