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岸风人物志(3)  

2014-11-25 12:28:33|  分类: 岸风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岸风人物志之三:才女文思总如烟

雪窦山·宛若仙境 - 雨荷绿漪 - 雨荷绿漪的博客

此第三回也。

上回说到,革命形势日新月异,南北建党的呼声很高。于是,岸风决定召开一大代表会议,会址当然选在大本营上海。届日,天公作美,就象白河小时候的高头文章所写“霞光高照,万里无云”。一干人或乔装商人或假意探亲,各乘小毛驴来到黄浦江边。其中一个五四学生代表,拿开会当旅游,竟然携一电眼美女前来,差点被巡捕房识破行藏,导致大会不得不中途转移,另选他处。

这个他处,注定要写入历史,在金庸小说中留下浓重一笔:“次日中午到了嘉兴,那是浙西大城,丝米集散之地,自来就十分繁盛。”

岸风一干人如何开会,金庸小说中有完全记载,不再一一重复。只说这次移会嘉兴南湖,竟然引出一位江南才女来,且看金庸如何描述:“其时正当春日,碧水翠叶,宛若一泓碧玻璃上铺满一片片翡翠。······忽见湖心中一叶渔舟如飞般划来,转眼之间,已赶过了远在前头的小船,竟是快得出奇。片刻间渔舟渐近,见舟中坐着一人,舟尾划桨的穿了一身蓑衣,却是个女子。她伸桨入水,轻轻巧巧的一扳,渔舟就箭也似的射出一段路,船身儿如离水飞跃,看来这一扳之力少说也有一百来斤,女子而有如此劲力已是奇怪,而一枝木桨又怎受得起如此大力?只见她又是数扳,渔舟已近酒楼,日光照在桨上,亮晃晃的原来是一柄点铜铸的铜桨。那渔女把渔舟系在酒楼下石级旁的木桩上,轻跃登岸。······那女子大约十八九岁年纪,身形苗条,大眼睛,长睫毛,皮肤如雪,正是江南水乡的人物。她左手倒提铜桨,右手拿了蓑笠,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

看到此处,各位看官也许要骂,什么跟什么啊,金庸小说怎么是建党史。诸位听我一一道来。

金庸集史家、政论家、小说家于一身,其武侠小说也可当政治小说、历史小说来解读。要不,你如何解释,天大地大,金庸偏要射雕英雄与红色英雄发源于一处?巧合么?就算无巧不成书吧。

更巧的还多着呢。射雕全书设定东、西、南、北、中五位江湖霸主,难道就没有寓意?当时,中神通王重阳奄奄一息,不复神通,尤如中华陆沉。东邪黄药师之徒铜铁二风横行江湖为非作歹,此小日本也。西毒欧阳锋伺机而动,图谋中华大宝《九阴真经》,莫不若欧美诸强乎?

江南七怪与邱处机议定,各寻救国之未来之人。江南七怪北上大漠之北,找到救时济世之英雄少年。邱处机敌国寻孤,找到的却是西方列强的代理人。这代理竟然又拜小日本(杨康曾拜梅朝风,蒋介石留学日本)为师,练得邪恶武功九阴白骨爪。而这九阴白骨爪,出自中华大宝《九阴真经》,却被小日本练坏了(讲中日文化的传承关系)。

若写下去,非一专著不可讲透。今日就此撇下,单说这江南才女。

那个岸风五四青年代表,一见那江南才女,竟然目不瞬移,喝彩不止,诗书唱和不计其数,仍意兴不足,拔光了胡子眉毛抽光一条大中华,写成洋洋大观《遣兴抒怀深有韵》。多年以后,还肉麻地说:“想不起什么时候初识如烟,总感觉已经很久了······”

不错,这江南才女,正是如烟。

如烟,不知何氏之女也,网名前有姓“WS”,令人横看竖看,不解是哪国英文。是“我是”?是“往事”?各有猜测。白河解为“文思”。文思如烟,文思如烟,才女文思总如烟否?

如烟才女,岸风公认,我却颇为不然。给如烟文章写过专门长评者,如朱总、紫霞姐姐、皖江微风等诸君,就知道一个劲唱赞歌,喊口号。要知道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当然吃吃喝喝也绝不是小事,但也不能拿篇湊数的文章来骗吃骗喝吧?特别是那个五四青年,张口闭口香烟美酒,要不就告别革命!同志哥,这种思想要不得,是要出大事情底嘛。

要学习白河的革命精神,积极响应蒋公70年前的新生活运动,不吸烟不喝酒,只问粽子有木有?

白河绝不会被才女冲昏头脑,绝不为赞美而赞美,白河爱说真话,哪怕是吃了人家嘴软。可问题是,白河没吃人家什么啊。星期天想要本书,又被伤了回自尊。尽管如此,白河还是一身正气,不说无根据无原则的好话,该说的坏话一字不拉。

看官可知,才女之才有几说几讲。白河倒有几分心得,听我一一道来。

王国维讲境界有三重,白河戏仿之。才女之才也有三重,就象那南湖烟雨,淡淡浅浅浓浓。

第一重: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

烟总才气,大概本性使然,心中有情,又爱佳句。写诗作文,寻章摘句,反复锤炼。言语最美的花间词是其极爱,李清照、柳永自不必说,温韦意境总在笔端,至于纳兰词,也常有提及。而其最爱,莫过小晏。爱到入魔,竟然想入非非,要改西方情人节为“小山节”。小山纵然情深,奈何大鼻子不懂啊。读烟总之文,前期文字为情而文,情到深处句便工。她有一辑《百合深处》,以同题歌曲入诗,眼前景,耳边声,心中情,相得益彰。摘一首奉上:

《烟花三月》

听着音乐响起和休止

看到漫天的烟花了

盛开后的无为

花事已歇 曾经沧海

那一片我曾想种下无数百合的绿野

想来已在遥远里荒芜

唯有将一汪心事掬来

化作一杯豪放不羁的愁酒

饮尽天涯处清冷的月光

近年来,烟总如香菱,跟着朱总、雨头学写古诗词,现代诗不怎么写了。惜乎哉?不惜也。平仄之中大有意趣,对烟总来说,算是回到心灵出发的地方。这是才女第一重,情字为体,炼诗为用。无情便不是才女,无诗不足为才女。

在普陀一见,足以印证这个感觉。烟总本尊并不象文字那样豁达,而是略显羞涩。“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端的是才女风范。越是情感丰富之人,越是拙于言辞,表达全在文章才情。

第二重: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烟总之才,得之读书多。看烟总之文,不是写读书,就是“掉书袋”。几乎篇篇皆有引用,中西古今,文史哲思,儒释道法,令人眼花瞭乱。白河这个书虫,看她的文章竟然十分吃力,常常呼叫度娘空中支持。烟总在《出也》中,引用了《红楼梦》原句、纳兰的“瞬息浮生”,而主典是《五元灯会》中“出也”。几乎是随手拈来,而又恰到好处。

词人最爱小山,文人最爱三白。《浮生六记》是她枕边书,自言读之又读。《浮生六记》最得才女欢心,如杨绛也是忠实粉丝,而钱锺书不大喜欢,大概《浮生六记》就是写给才女的书吧。

烟总在一篇专评自述与《浮生六记》的情缘:“由于自幼家境并不富裕,所以我很少买书,自小就是去图书馆借书来看的。虽然现在经济情况有好转,赚的钱在养家糊口之余已经买得起书了,但好像这个抠门的习惯已经养成,甚难改变。也正因为如此,我看过很多版本的《浮生六记》,可以说图书馆里林林总总的注释,点校本,我都看过了。”评说“读来荡气回肠,百看不厌”。 

这是才女第二重,腹有诗书气自华,锦绣文章不须夸。

第三重: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岸风大军既成,军委秘书长非烟总莫属。每开常委会,雨主席总是让烟总抓落实。为何?缘于才女之才已然升级。烟总不是只会吟风弄月之弱女子,做起事情来也是谋定后动,井井有条,甚至“锱铢必较”。这一条令朱总大呼惊奇,“ 一直到后来看了她写的《人生犹如水车转》,我才明白看错了她,那绝对是一个坚强的女子”。

有经历,才有阅历,有阅历,才长才情。烟总在经历中收获,在阅历中感悟,在才情上升华。后期的文章,少了些自说自话的低吟浅唱,多了对生活和世事的介入。所写题材也越来越宽,文笔格调由唯美而雅谐共生。试看此篇:“我这两日很是郁闷,南村唐大哥的媳妇王姐前几日在路口卖烤地瓜时被村长的孙子打了,导致腹中的小宝宝也没了。我立马召集各个分舵的兄弟去为王姐打抱不平,无奈村长家的家丁都有枪,最后唐大哥还是被抓走了,下落不明。我看了我们火星晚报上先是说王姐本来就无宝宝,只是被打落口袋里一个枕头,后来又说我们火星上并无此二人,难道我这几年来竟是在梦游?”

后面更是妙语如珠,看官聪明,自然明白这是一则时事的描述,是不是颇有《狂人日记》的风格。

这是才女第三重,最是难以修炼。须先出世,再入世,最后再出世,还得有一颗玲珑的心。

对比一读烟总前后期的散文,看得更加明白一些。前期如《无处不风景》,是典型的朱自清南方文人的风格。“西湖的美不是我这等匆匆忙忙的过客可以十足领略得到的,即使是不算景点的路左侧的这片密林也足够让我心生无限的憧憬·····偶尔可以透过树的缝隙看到有林泉蜿蜒流淌,又或者有一条小路不知通向何方。这样一直看得久了,恍惚间好象自己正提着长裙穿林而过,随蔓草柔柔的擦过裙角,枝柯弄乱了长发,累了,就在某条溪水边倚了树缓缓坐下,侧耳倾听风拂过时带来的叶子的低低絮语”。

后期如《长乐小记》则是另一种风格:“想来,这人,总难有称意的时候,知足即为称意了。再说那求全,也确实大可不必,需知天下事总难十全!就像《群芳谱》中说的,荔枝无好花,牡丹无美食。况且,有点残缺,反而给人留下无限空间”。

坏话说完了,说点好话吧。烟总长期把持岸风散文,作风十分霸道,仗着散文与杂文是本家,散文与小说是亲戚,经常抢得我等园子一片荒芜,以至于有时荐稿都很是困难。强烈要求,把她流放到杂文小说呆上几年,让她尝尝难以下咽的河北红薯和东北高粱。

提起河北东北,不由想起一个人来,此人自有偌大名号。有道是:天高皇帝远,桃花相映红。

且听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0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