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河之南

 
 
 

日志

 
 

【原创小说】盯 访  

2014-03-22 15:16:0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32

赵大留从窗户缝里看见张二狗走出家门,赶紧从怀里掏出捂得发烫的手机,拨了一半,又停住。他用眼睛的余光发现张二狗解开裤子钻进了茅房。

赵大留出门到村街上,正撞上张二狗从茅房出来。他装做漫不经心地问:二狗,今天做啥呀?

张二狗正在收拾“前门”,不知拉链夹住啥东西了,半天拉不上。他只好把头低到裤裆上,仔细察看。这样忙乎也没忘了答话:做球!上山砍两根椽子卖。

赵大留说:你不要命了,这几天林业公安查得可严了。

张二狗从裤裆上抬起头:哧,查球去。靠山吃山,祖父家业,想砍就砍,他查球哩!

赵大留说:对对,砍他个舅子。不砍白不砍,我也砍去。

张二狗盯着赵大留,坏笑:你?贼眉鼠胆,你也敢去?

赵大留脖子一梗:我不敢?笑话。

张二狗逼一句:不去咋说?

赵大留说:谁不去谁是狗?

张二狗上去揪着赵大留的脖子:占我便宜啊,龟孙。重说!

赵大留赶紧改口:谁不去谁是龟孙,行不?

张二狗说:那就走。坐我的摩托。

张二狗骑着摩托车,后边驮着赵大留,走了一个小时,进入了深山老林。到这里没路了,张二狗把摩托车停好,叫上赵大留向更深的山里走。

赵大留说:别走了,我腿疼,跑不动。

张二狗头也不回:你不看看,这儿的树细得跟球毛一样,能当椽子?

赵大留四下瞭瞭,没见着好椽子,骂道:好木料沤山里,好汉子坐监里,要这细毛毛能弄啥。

赵大留越走越发现有点不对劲,身边已经有了椽子料,张二狗却不停步,还是一个劲向上走。他疑惑了:二狗,你咋没带斧子呀?干粮也没带?你真是去砍椽子?

张二狗停住步,转过身:哟,我的斧子呢?想起了,忘茅房了。我得叫你嫂子收起来,别让人偷拿了。他一伸手:哎,借使一下手机。

赵大留捂住胸口说:我哪有手机呀?

张二狗笑了:小抠,全村谁不知道你刚买个手机。

赵大留只好掏了出来。张二狗拿到手里摆弄几下,这是乡里给你买的吧?

赵大留一愣,随即涨红了脸,马上否认。开什么玩笑?这是你弟妹从广东买回的。

张二狗喝道:赵大留,你骗谁!乡里指派你盯我的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以为我不知道。乡里不光给你买了手机,每月还给你发三百元工资,我说得不假吧?

赵大留惊慌地辩解:哪有这事?乡里凭啥派我盯你,你又没偷没抢!

张二狗说:我是没偷没抢,可乡里防我,比防小偷抢犯还厉害。我不就是老上访吗?他们不就是怕我上北京吗?找你鬼孙白天夜里看着我。

赵大留见瞒不住了,索性开始做张二狗的工作。二狗,你说你上访个啥,老百姓过日子,有吃有喝就行了。为一棵把头粗的树,上访五六年,花了几千块,值吗?都是邻里乡亲,还制个啥气哩!

张二狗说: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我气的是明明是我爹活着时栽的树,乡里不该判给他刘老三。

赵大留说:这事拐弯抺角我都清楚。是你爹拿的锨,刘老三浇的水,树栽在两家房产的交界上,谁能说清是你的,还是刘老三的?那时候你两家好得跟一家,你爹和刘老三还说栽的是“友谊树”,现在倒闹起了官司,划得划不来?

张二狗说:那时两家好,现在不好了。谁让刘老三不是东西,见我爹死了,就要欺负我。我说那树长得像个箭头子,指向我家山墙,马老瞎子算过对我有妨碍,我要放了。刘老三说树是他的,不让放,还咒我生就是个薄命鬼,早死早安生。这叫人话吗,我非要跟他制这个气。

赵大留说:你和刘老三的矛盾不是一年两年了,我不好说。就说这树,乡里判给刘老三,不能怪人家刘老三,得怪这树。谁让它只向一边长,最后都长到刘老三地盘上去了。

张二狗说:不是树长歪了,是乡里量歪了,把我的房产量给刘老三了。

赵大留说:哪能量歪?我们四邻都在场,明明是树长歪了。

张二狗说:是你们心眼都长歪了。就算你们没量歪,树长在刘老三地里,可树根没扎到我地里?树枝没伸到我地里?哪叫啥?侵占了我的领空。

赵大留无奈地摇头:二狗,我说不过你。不光我说不过你,乡里、县里、省里、中央,能说过你的没有。我接乡里盯你这个事,不是我图那俩钱,是我怕你走上邪路。俗话说:饿死不做贼,屈死不告状。与官府斗,有你好果子吃吗?

张二狗眼一瞪,呸,龟孙,你为我好,我还得给你嗑头感恩哩!他打开手机后盖,拽出手机卡,一下子扔到山崖下。叫你为我好!叫你为我好!

赵大留赶紧去拦,没拦住。张二狗把手机朝地下一扔。还给你了。象一阵风从赵大留身边擦过,跑下山去了。

赵大留在后边喊:你上哪去?

张二狗回头做了个鬼脸:我上哪你不知道呀?老子去北京。血鬼孙!

赵大留打了个冷颤,带着哭腔说:你不能去啊。你要是去了,乡里要罚我的钱呀。

 

16:21

李正阳接到孙理的手机。李乡长,不好了,出大事了,张二狗上北京了!

李正阳一惊:咋回事?说清楚点。

孙理仍是满听筒的惊慌:赵大留刚打来的电话,说张二狗中午时候跑了。

李正阳一听火了:你这个群工站长咋当的?你不是说派赵大留看着,万无一失吗?

孙理说:赵大留是很尽心,可是被张二狗察觉了,设了个圈,让赵大留往里钻。

李正阳说:赵大留是个猪呀,见圈就钻。

孙理说:张二狗太狡猾了。

李正阳说:是赵大留太笨,另外你们群众工作站也有责任,我早说过赵大留这个瘸子不行,你们就是不听。

孙理说:李乡长,责任我们认,可是现在得想个办法呀。

李正阳说:球办法,向书记汇报。

李正阳和孙理赶到乡党委书记办公室汇报。书记杨立良听完后,马上指示两点。一,让村里给张二狗他老婆做工作,让张二狗他老婆联系张二狗,劝他不要上北京。只要他不上北京,啥事都好说。二,赶紧与县内两个汽车站、一个火车站联系察问,弄清张二狗上车没有,没上车坚决不能让他上车。如已上车,啥时上的车?现在应该到了哪里?

李正阳问了一句:用不用向县里汇报?

杨立良说:汇报个球!想让马县长骂死呀!

孙理补充说:按规定得报。不然,人真到了北京,县里要追究乡里责任的。

杨立良说:都按规定啥事也干不成。不用说了,赶紧落实,责任我顶着。

李正阳和孙理慌慌张张跑了出去。杨立良坐到宽大的办公桌后,开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16:54

李正阳和孙理向杨立良汇报。孙理寒颤颤地说:张二狗没在县内车站上车,他老婆答应照办,可一直联系不上他的手机。

李正阳说:这下麻烦了,下落不明啊,得赶紧采取措施。

杨立良问孙理:消息确实吗?

孙理说:千真万确。几个车站都驻有县里的工作队,现在是敏感时期,谁都不敢马虎,值班很严格,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过去。张二狗是个上访老户,工作队员都认识,他要上车,不可能不知道。

李正阳分析:他会不会是在玩虚招,压根就没上北京?

杨立良严肃地说:张二狗会玩虚的?为一棵歪头树上访六年,哪是个吃了秤砣铁了心的主儿!什么都能做出来!

孙理问:哪咋办?等着他到北京?等着县里事后处理?

李正阳说:我看赶紧向县里如实汇报吧,免得——。杨立良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别急,早汇报晚汇报不差这一会儿,关键是得找到张二狗,这样才能掌握主动,也好向县里汇报。

杨立良又问孙理:你再算算时间,如果上北京,张二狗现在理论上应该在哪个位置?

孙理说:现在是16:58,张二狗出发是12:20,已经过了4个小时零38分。张二狗从赵大留分手的地方下山,步行到停车处得30分钟,骑摩托车到省道得1个小时20分钟,这就花了近两个小时。还剩2小时38分钟,如果真是去北京,他不在县内上车,就只能到S县坐火车。到S县火车站需要2小时多一点,按这个时间推算,张二狗已经到了S县火车站。

杨立良说:查一下S县火车站北上火车发车时间。

孙理说:查过了,是14:50到站,三分钟后发车。

杨立良说:按你说现在车已经发了。

孙理点点头。

杨立良颓然坐进老板椅里,手无目的地在脸上搓了几个来回:唉,张二狗成精了,几道关也堵不住。准备向县里汇报吧,孙理,你和办公室黄主任一起拟个简单汇报稿,我审定后再说。

 

16:45

S县火车站候车室内,张二狗靠墙站着,目光四下游荡。一个算命的瞎子柱着棍子摸索过来,边走边小声嘀咕:算运程、算出行,不准不要钱,错一赔十。

张二狗眼前一亮,搭腔说:快进站了,还有两分钟,你给我算算。

算命瞎子伸手摸摸张二狗的骨相,声音竟然有点发抖:好骨相,好骨相,近日你财运旺盛,会小有进项。

张二狗听了大喜,忙问:我能发个小财?

算命瞎子说:不错,我从不说谎。

张二狗问:咋着才能发······

嘘。算命瞎子连忙制止:天机不可泄露。我说一下你的身世,如果说对了,说明我没有看走眼。如果说错了,说明我们无缘,我就不在这儿现眼了。

张二狗点头答应。

算命瞎子说:你少年丧父,是也不是?

张二狗:对,对。

算命瞎子又问:你与人有冤屈,是也不是?

张二狗:对,对。

算命瞎子又说:你准备出门,是也不是?

张二狗:对,对。

算命瞎子叹口气说:那就算了,机缘不对,机缘不对,财自何来?说完就要离开。

张二狗一把抓住算命瞎子的袖子,着急地问:你问这么多,都说对了。可我到底能不能发财,你得指条明路呀。

算命瞎子说:出门之人,坐车、打尖,都得花费,哪里能发财。你这机会叫坐地生金,错过就没有了。

张二狗问:你说话听着费劲。啥叫“坐地生金”?

算命瞎子说:坐地生金,就是在家才能发财之意。

张二狗说:在家我可以啊,这门又不是非出不可。

算命瞎子说:那好啊,在家等待,自有财运滚滚。

张二狗:那得等多长时间?

算命瞎子说:半年以内,必有大运。

张二狗:谢谢谢谢了。

 

17:07

孙理把拟好的稿子交给杨立良。杨立良改了几个字,挥手说:李乡长,你给县里汇报吧。

李正阳接过来,用杨立良的座机拨了个号码。刚接通,杨立良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杨立良伸手把座机给按断了。

李正阳和孙理愕然。

杨立良接完手机,呆了许久,才说:不用汇报了。

孙理听出象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角斗,杨立良的声音极度乏力。

李正阳问:为啥?

杨立良呼地站起来:张二狗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李正阳张口想问,被杨立良用手势制止:你们也回去休息。

李孙二人依言向外走,刚到门口,又被杨立良叫住。

杨立良说:赵大留不必再用了,把这个月工资发给他。至少半年之内张二狗不会再上北京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